十里紅裝,百無良人

閱讀:30072

打賞:4543

字數:422948

南瓜:2472

收藏:217

守護:0

佛什么也沒說,您也,不必等我……

哭是我一個,笑也是我一個。還好,我沒有連累任何人。

想那殺妻的暴徒啊,也曾是位翩翩君子。終究他還是放手了,將妻子換為女兒,還回去了。

夫君,哼,自稱而已。

我曾夢見一個男人,娶了一張紙,為妻。

誰都不是好人。

染紅是怪物;花繁搶了阡墨雪的城哥哥最后還奪走了她的眼睛;萬戶伶侯殺了弟弟;漠淘沙踹了父母的墳;錦瑟殺了親哥哥;北山狁懷了仇人的孩子。

她說伶哥哥是世界上對她最好的人,比師哥還要好。她為了他,廢了左手,換來的卻是他的拋棄。就因為她被毀了臉,從小因為爹爹給了一只紅色左瞳被稱作怪物,受人唾棄。

他送她一匹馬,卻讓人當面殺了它,只為讓她見識殺戮;他知她恐高怕死,卻親手把她丟下懸崖;他讓她穿著嫁衣,看著愛人,娶別人為妻。

最后還,換了她的安胎藥……

她可以為他做出任何事情,殺人,殺己,甚至把自己出賣給一百多個人。只因為,你是伶哥哥。

我可是堂堂苦海的王,你以為,我會為了你一個女人守寡嗎?

我的,孩子……手伸進去,把他捏碎了給我干干凈凈掏出來!

她在哪里?尸骸,也好,骨灰也好,墳頭。也好。

即使是配角,也愛得不卑微。

作品評論(152)

  • 千山萬

    千山萬

    20天前

    昔我往矣,楊柳依依。
    今我來思,雨雪霏霏。
    行道遲遲,載渴載饑,
    我心傷悲,莫知我哀。
  • 徹思

    徹思

    4小時前

    嗝,有點優秀
  • 千山萬

    千山萬

    7小時前

    那是浪子自斬一臂回了頭,成為了心中最敬重的王。
    那是萬里白裝,新婚終究變成了真正的喪事。
    那人至死的那聲夫君,終究留給了另一個人。
    那最白的雪花,終究能夠飄回到天上去了。
    那文雅的君子,終究還是化為了最深地獄的惡鬼。
    那個孩子啊,是個路癡,終究失去了母親,也沒能看見父親一面。
    我在書里看到過一位叫做五月的女孩,書里說,五月開的花就是紫色的鳶尾。那個小女孩坐在刻有紫色花紋的千秋上,蕩出憂傷的弧度。
    身邊有一個小女孩說:“媽媽,我也想坐紫色的秋千。”
    媽媽說:“等姐姐下來了,就到你了。”
    五月離開了,把千秋讓給她們,然后躲著哭了。
    所以那時候不認識鳶尾,卻喜歡上了這種紫色的花。
    結尾說,離開了的五月寄回了一張照片。照片上,五月穿著紫色的裙子,坐在開滿紫鳶尾的山坡上,燦爛的笑著。
    一直想到有鳶尾花的地方去,也希望可以在開滿紫鳶尾的山坡上坐一坐。
    五月是孤單的,她什么都沒有。后來知道鳶尾不只有紫色的,也只是某些地方路邊的野花而已。
    去的學校剛好就有鳶尾花,紫的白的,希望也可以和五月一樣,去開滿紫鳶尾的山坡上坐一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