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6.夜無眠
9/214

006.夜無眠

  偌大是書房里,男子一襲白袍坐在椅子上,大手拿著一支毛筆在紙上寫著什么。

  “如何?”男子開口,一雙桃花眼漂亮的很,明明嘴角毫無幅度,但是眸子好看得仿佛在笑一般。

  “回公子,屬下連夜查探,但是顧家大小姐依然死因不明,怎么看都是自/殺。”單膝跪在那邊的黑衣男子一臉恭敬。

  “別人說是自/殺我信,”夜無眠笑了笑,放下手里的毛筆,說:“她顧墨冉自/殺?不可能。”

  “可是公子,那顧家小姐跟公子您關系也不是很近,您何為如此確定?”黑衣男子似乎非常不解,表情也是在這樣問,眼睛里其實真的是滿滿的不可置信。

  他家公子夜無眠,當今三皇子,軍功赫赫,年少成名,當初隱姓埋名參加科考居然一舉高中頭榜狀元,被皇帝召見之后得知是自己的三兒子那叫一個驚喜。

  雖然文科名聲大噪,但是夜無眠自幼學武,十一歲那年便跟著將士們出征見識場面了,至今二十歲?已經滿腹詩書且戰功駭人。雖然如此,但是夜無眠卻沒有娶妻,二十歲的男子娶妻雖然不算是很晚,卻也不早了,就算夜無眠一張臉極其妖孽俊美卻不近女色,甚至有人懷疑夜無眠喜好男子,龍陽之癖。

  夜無眠聽了自己屬下這么問自己,笑了笑,說:“你不懂。”

  說完,便站起身走出了房間門,抬頭看著天上的烈陽,皺了一下眉頭,喃喃自語:“你真的死了嗎?我怎么這么不相信呢?”說完,自嘲地笑了笑,轉身看向還在自己后面的侍衛,說:“之前那封請帖是哪里來的?”

  “回公子,是徐老侯爺送來的。”侍衛回答。

  “今天?”夜無眠問。

  “不錯,按照時間來看現在應該已經去了不少人了。”

  “我們也去湊個熱鬧好了。”夜無眠笑了笑,心想就當做是找個樂子好了,畢竟每次這種場合一些世家公子官家少爺總是表現得很好笑。

  夜無眠吩咐侍衛去拿了幾樣東西當做禮物便出發前往徐府了。

  另一邊。

  倒也算是一路順風的邢洛依剛剛到地方,下了車,便開始打量起徐府的牌匾。其實她之前就很敬重徐老侯爺的為人,如果是個普通官宦當了侯爺自然會在府邸上掛上“××侯府”的名頭,但是徐長義老爺子卻從來不愛這些虛名,只是單獨掛了“徐府”兩個字。

  今天因為有宴會,徐長義廣邀各家來參加,不只是邀請了同為官的一些“同事”,還有年紀正相當的少爺小姐們來,目的其實也是昭然若揭。徐長義有一個女兒,徐夜婼,自幼邊疆塞外長大,出閣兩年卻一直沒有婚配,這次壽宴,其實他也是想給自己的女兒挑挑夫婿家。

  邢洛伊三個人是單獨來的,沒跟邢家的長輩同行,來的時候也是直接被徐長義的夫人也就是侯爺夫人安排進了后院,前廳是男人們的,后院便是女子們的。

  

  

  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现在的投资理财产品